广州大学陈平教授供稿,文章所述很有见解。